私募大佬徐翔入狱2年 妻子:他没消沉在监狱也看书

来源:网络综合

      近日,昔日私募一哥徐翔的妻子应莹女士在两微上发布署名的《关于离婚案的一点声明》文章,一时引发轩然大波。8月8日,记者启阳路4号独家专访应莹,回应了离婚案细节和财产甄别进展,还谈及徐翔案和徐翔本人等焦点话题。

  徐翔案发前已被监控

  他是一个工作狂。这是应莹对徐翔最多的评价。应莹提到,徐翔案发之前有一些征兆,当时被监控了。但他告诉我行业内都处于这种情况,不是针对他。

  2017年1月,青岛中院对徐翔案作出一审宣判,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没收非法所得,并处罚金110亿元。昔日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辉煌时代宣告终结。

  2019年3月20日,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起诉书提到,被告(徐翔)长期被关押,原告(应莹)只能独立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现请求离婚,孩子的抚养权、财产依法处理。

  4月已写信告知徐翔离婚,暂未收到回复

  7月31号我去做了笔录,黄浦法院通知我8月底可能在青岛监狱开庭离婚案。应莹表示。对于徐翔的态度,应莹表示不知情,其在4月写信告知了徐翔,但暂未收到回复。有了这个想法后,当面沟通比较难以启齿,所以采用了信件方式。

  双方上一次见面是在去年10月青岛监狱,徐翔状态还好,他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也没有想过放弃自己。他还让我多学习多看书,他在监狱里也看书。

  为何选择这个时点发布《关于离婚案的一点声明》的文章?应莹提到,因为即将开庭,之前很多朋友和媒体也在关注事件的进展,所以,我作了一些回应。

  谈到离婚的原因是什么?应莹表示主要原因在于外在压力,家庭财产合法财产甄别受到了阻力。离婚后以案外人身份去推动这个事情,可能会更快点。应莹提到,离婚之后,她会提起新的婚后财产纠纷诉讼。

  应莹提到,徐翔案发后,家庭名下大概210亿元的资产受到查封。包括泽熙系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父母和朋友一直在给我提一些要求,追回财产,但我没有能力去推动财产甄别,我很无奈。

  文章提到,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判决书第98页认定徐翔所得赃款以及全部被追缴。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本院将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然而,一句财产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成为应莹数年来最大的纠结和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2017年4月,应莹向青岛中院递交了甄别徐翔案的合法资产申请书。同年6月29日,其又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了《案外人执行异议书》。一直到现在,青岛中院对于徐翔案的合法财产甄别还未立案,此前回复还在甄别过程中。应莹对记者表示。

  这些查封的财产中也有朋友和父母的资产,他们也在向我提要求,希望推动财产甄别,返还财产。目前,我没有收入来源,基本靠家人和朋友资助。我也希望财产甄别尽快进行,能够要回属于自己的钱。应莹说。

  判决书提到,违法的款项已经被追缴。所以,目前被查封的资产除去违法款项就是合法财产,除去徐翔父母的资产,剩下的应该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按照《婚姻法》,我们没有特殊协议,应该是一人一半。应莹提到,判决书提到的对徐翔本人110亿罚金应该由徐翔本人承担。

  应莹提到,据我个人统计,法院目前已划扣了大概121个亿,但数字未必准确,因为我没有收到法院任何划扣手续。

  若事情解决后,双方是否会复婚,应莹说道,还未考虑之后的事情,无法预测未来的事情。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徐翔共有六家上市公司股份被青岛市公安局冻结,分别为大恒科技(600288)、宁波中百(600857)、文峰股份(601010)、华丽家族(600503)、东方金钰(600086)和长航油运(601975),其中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为徐翔实际控制。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汪高峰对记者表示,财产甄别分合法和非法财产,违法肯定没收,合法财产除去罚金外,剩余的应该归还。在夫妻存续期间,合法的双方财产一般是对半分,罚金部分应该由徐翔个人名下财产承担,徐翔妻子个人部分不用承担。徐翔妻子离婚有利于财产甄别,这个案子比较复杂。但甄别比较难,徐翔个人名下财产不好区分,因为徐翔的个人财产有些登记在徐翔父母名下,有些在妻子名下,执行的话,会执行别人旗下财产。所以,会比较困难。

  应莹:离婚案可能在8月底青岛监狱开庭

  记者: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布文章呢?是为了给一些舆论压力吗?

  应莹:离婚案有了进展。7月31号,我到上海黄浦人民法院做了笔录,法官告知我,可能在8月底青岛监狱开庭,但还需要跟监狱协调排期时间。

  记者:对于离婚案,您和徐翔有沟通吗?

  应莹:今年4月我给他写过一封信,提了离婚诉讼的事情,但是没有收到回复。

  记者:您提离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应莹:徐翔判刑以后,法院冻结了我们的财产,有一部分是徐翔朋友的,案外人的财产。他们希望能尽快归还。我能理解,财产冻结给他们造成了损失。我很难推卸责任,但我也没有能力推动财产甄别,这超出我的范围,我也很无奈。我不是一下子作了这个决定,是一步步到今天的局面,我很无奈作出这样的决定。

  记者:所以,离婚主要是外在的压力,而不是你们夫妻双方的原因?

  应莹:这个是主要原因。还有部分是家庭的原因,我父母也不太理解,因为冻结了他们居住的房子。

  记者:徐翔会出席吗?他有请律师吗?

  应莹:我这边有律师,他那边现在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

  记者:您对这个离婚案的诉求是什么?

  应莹:我只提两个诉求,一是判决离婚,另一个是孩子抚养权。

  记者:财产分割要通过其他的渠道吗?

  应莹:财产问题,我想等离婚案有了结果以后再另外提起离婚后的财产纠纷诉讼。

  记者:这个纠纷被告方还是徐翔?

  记者:还是我作为原告,徐翔作为被告。

  应莹:徐翔合法财产的甄别还未立案

  记者:您提到了财产分割的阻力?

  应莹:阻力主要在青岛中院。徐翔案子事发以后,我们所有的家庭财产都被查封冻结了,按照之前查封时的市值210亿左右,但目前这个股权一直在变动。

  目前徐翔旗下关联公司来源:天眼查


  目前应莹旗下关联公司情况来源:天眼查

  记者:具体有哪些财产?

  应莹:主要是股权、基金。股权主要是宁波中百合和大恒科技两个控股的股权。另外还有华丽家族和文峰股份作为大股东的股权,还有一些零碎的账户持股。另外,我儿子名下的一套房产、公婆名下的3套房产,我和哥哥名下的一套房产(我的父母居住),总共5套房产被冻结了。

  记者:青岛中院合法财产甄别进展如何?

  应莹:一直没有进展。2017年,徐翔案子判了后,我就提交了一份合法财产甄别的申请,希望尽快甄别家庭财产。我最后一次跟法院接触,法院告知,这个案子还在财产权属的甄别过程中,还未执行立案。

  记者:徐翔案子判下来之后,徐翔个人非法所得财产是多少?判决书提到,徐翔同案等三被告非法资产是93亿元。

  应莹:我的代理律师根据判决书计算出,属于徐翔名下的非法所得资产是71亿,其实这里还包括了其它人的赔款。归属在徐翔个人名下的是71亿,其实里面还包含了其他人的赔款所得。我们也向法院提交过律师的代理意见,但法院也没有受理,也没给回复。

  记者:所以,这71亿也不是确定的数字,也未得到法院的定论。

  应莹:我没有收到所有相关的法律文书。法院口头跟我说,这个案子甄别完结以后会给我一个具体的结论。

  记者:你文中提到,法院判决书中98页提出,赃款全部追缴了。也就是说,90多亿都追缴回去了?

  应莹:对,这是判决书里明确写的。

  记者:判决书提到,除了追缴非法所得,针对徐翔本人还罚款110亿。您刚提到210亿财产被冻,目前被划扣了多少钱?

  应莹:法院大概已经划扣了121亿,但数字未必准确,因为没有收到任何法院划扣手续,这是我自己统计的。这121亿主要是现金部分。

  记者:121亿包括您统计的非法所得71亿。

  应莹:包括。

  记者:如果按照您的当时的计算,210亿被查封,除去71亿的非法所得,剩余的140亿左右是合法财产?现在罚金110亿谁来承担?

  应莹:对。罚金部分只针对徐翔本人,肯定是徐翔个人财产去缴纳这个罚金。

  记者:所以,您想先离婚,能更好区分财产。

  应莹:对。其实离不离婚都应该把家庭财产跟个人财产区分清楚。

  记者:110亿罚金由徐翔承担,那么,律师给您的建议,您个人资产大概有多少需要追回的?

  应莹:律师认为,判决书已明确写了,徐翔的非法所得已经被缴。所以剩下的所有资产都是合法的,合法的资产里可能有徐翔父母的一部分,除去徐翔父母那部分之后,就是我跟徐翔的共同财产,按照《婚姻法》,我们没有特殊的约定,这部分肯定是一人一半。

  

  徐翔母亲郑素贞相关公司来源:天眼查

  

  徐翔父亲徐柏良相关公司来源:天眼查

  记者:徐翔很多财产是在他父母名下,这个会有争议吗?

  应莹:我不知道法院会怎么认定,我觉得这个可能会有争议。房产其实不多,价值也不是特别高,除了儿子名下那一套,我不知道法院怎么认定。不管是父母还是家庭合法财产,我觉得应该尽快甄别清楚,予以返还。

  记者:离婚有助于财产甄别和追回个人财产吗?

  应莹:这没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但我还是多方面考虑。我还是想换一个身份,届时再去谈离婚后财产纠纷,身份转变了会好点。。

  记者:为什么觉得身份转变了会好点?更有权力去追缴?

  应莹:对,我以一个案外人的身份,我希望青岛中院尽快对财产进行甄别。

  记者:在你提交财产甄别申请期间,青岛中院和您沟通了几次?

  应莹:应该十多次。

  记者:法院要求你们提供一些补充材料了吗?

  应莹:没有要求我提供,但我主动提供了很多,包括律师整理的财产情况,律师的代理意见,我的申请书等。

  应莹谈离婚:无法做到所有人满意

  记者:您今年提出离婚,有遭到过非议或不解吗?

  应莹:很多亲戚和朋友来劝说,希望我不要离婚。他们是出于好意,肯定是关心我们,但现在已经决定这么做了,肯定还是要这样做下去。我觉得别人的看法肯定是多种多样的,我也没法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是吧?只能说自己问心无愧吧。

  记者:您现在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怎么支撑家庭的开支呢?

  应莹:我没有工作,主要是父母、亲朋好友的资助。

  记者:现在公司方面还有事情吗?

  应莹:公司在事发之后就完全没有正常运营了,因为账册、公章都被法院拿走了,包括查封办公地址。其实,就完全停滞了。

  记者:您目前感觉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应莹:我还是没有能力去推动甄别进展,比较有压力。我比较内向,也不太习惯交流。我现在首要任务是照顾好孩子。

  记者:现在有负债吗?

  应莹:有个别的负债,我不知道会怎么处理。我也跟青岛中院提过,拖欠了房租,账户被冻结没办法支付,希望提供证明。后来,我无奈就全部退租了。中院回复,他们也在积极协调,他们会进行处理。

  记者:我看到您在双微发布的文章已经没有了。您删除了?

  应莹:我没有删除,我也不知道情况。

  记者:青岛中院和您联系了吗?

  应莹:目前还没有。

  应莹:未听说徐翔减刑事情徐翔并未放弃自己

  记者:徐翔案的判决书一直未公开,您本人有判决书吗?

  应莹:没有完整的判决书,只有判决书后面几页。

  记者:有传言说,徐翔今年获刑减满提前出狱,您了解吗?

  应莹:我这里没有收到信息。

  记者:您上一次见徐翔是什么时候呢?他的状态怎么样呢?

  应莹:去年10月。他的状态不太能准确描述。我觉得他是一个内心比较强大的人。我记得他给我说,希望我多学习,多看点书。他在里面也会看点书。

  记者: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有没有意志消沉?

  应莹:没有。整个状态还是比较向上的。他也问父母身体情况,他希望我不要告诉孩子这件事情。

  记者:为何不选择当面给他说离婚的事情?

  应莹:有了离婚的想法后,当面沟通有点难以启齿吧。

  记者:您决定徐翔本人对离婚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应莹:我也没法估计他的态度是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也快了,开庭一切就清楚了。到时候他如果不同意,我还是想通过沟通再请他谅解我的处境,具体他会怎么样,我现在真的没法判断。

  应莹:徐翔案发前已经被监控了

  记者:您和徐翔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怎么认识的?

  应莹:大概2000年前,那时我二十岁,我们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他是我的客户。他沉迷股票,年少成名。2000开始交往,2004年我们结婚,当时还在宁波。2005年左右,徐翔来上海发展了。我们大概一年多两地分居,之后我也来上海了。因为有了孩子,我就辞职在家专心带孩子。

  记者:当初徐翔去上海,他有没有跟您提过要做什么?

  应莹:他说过,一开始我也不是太理解。那会儿我怀孕了,又刚结婚,总归不希望他去。但我也清楚,徐翔肯定是事业为上的一个人,也没有去阻止他,肯定还是要配合他的工作。

  记者:他会具体给您谈工作的内容吗?

  应莹:我们之间交流的主要以家庭事情为主。工作方面,我知道他能力很强,关于工作上肯定是他说了算,我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记者:2015年时,当时就在传徐翔被调查。您有担心吗?

  应莹:当时传的很多是谣言,说他做空股市。我知道他没有做股指期货,所以这个谣言听听就算了。担忧总归有的,但是我没有想那么多。

  记者:他和您就此沟通过吗?

  应莹:他只是叫我放心。

  记者:徐翔案发之前有征兆吗?他第一时间给您说了吗?

  应莹:出事之前就有被监控。他跟我说,这是整个行业大规模的监控,并不是针对他本人的。

  记者:后来出事之后,他给您解释了吗?

  应莹:这个事情本身,他本人承受更多,也受到了惩罚。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再去追究他的责任,会给他更多的压力。当时还是抱着一种等他的心态,只不过后来情况一直在变化。

  应莹谈徐翔:他是一个工作狂还未考虑过复婚

  记者:一审判决后,徐翔选择不上诉。这是律师意见,还是本人意见还是其它因素。您的想法是怎样的?

  应莹:这个不方便回答。

  记者:您在徐翔旗下的几个公司也担任一些高管职务。您有介入经营吗?

  应莹:大恒跟中百是控股股东,大股东缺位的情况下,有些情况要过问一下,但我没有介入实际的经营管理,公司管理层在管理,我只是了解一些情况。

  记者:之前有报道说,徐翔也用了您和家人账户来操作股票。

  应莹:肯定没有用我的账户去操纵股票去做违法的行为,这是肯定的。

  记者:这个事情发生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对您个人来说最大的困难或者痛苦是什么?

  应莹:这么长时间了,这个案子一直没有完结,这个痛苦一直在延续。

  记者:案件处理好了之后,您会考虑复婚吗?

  应莹:这个现在真的没有想,没有想后面会怎么样。我真的无法预测。我也没去想那么多。

  记者:您对徐翔个人的评价是什么样的?

  应莹:他就是典型的工作狂。从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工作狂的状态。后期越来越忙,因为开了几家公司。但我觉得作为妻子,我也能够理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