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迟来的“撤回”:经历88天、至少41场抗争

来源:香港01

反修例风暴是香港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政治危机,林郑月娥今日(4日)宣布正式“撤回”修例。这场抗争由6月9日至今已88天,早已超越2014年雨伞运动的79天;论行动激烈程度,亦已超越回归以来所有的抗争。

在这风雨飘摇的88天,事件经过五个阶段的转变,由一开始的“和理非”,演变成“勇武”抬头、每周催泪弹横飞,以至近一个多月暴力事件屡爆。示威者武力升级,警方亦多次在不同地区、公共交通甚至民居进行搜捕,混乱场面更渗透至社区层面。

这88天,全港各地发生了至少41场较大型的游行、集会,逾千人被拘捕,受伤者不计其数。到底这场政治危机,能否因为一声迟来的“撤回”得以缓和?

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撤回”修例。(政府新闻处)

延伸阅读:【逃犯条例】6.9游行到7.28西环冲突 和理非到催泪弹横飞的50天

第一阶段:“和理非”走上街头,政府试图硬闯

在6月9日,大批市民在港岛游行,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民阵称103万人参与(警方称高峰期有24万),论规模当时属回归以来最大型,过程亦和平。但政府未有正面回应游行人士诉求,决定强行闯关,将草案于6月12日如期二读,惹来极大反弹。结果6月12日,金钟爆发大规模示威,下午演变成警民冲突,立法会会议当日无法召开。当日警方执法手段备受批评,政府更将事件形容为“暴动”,成为往后矛盾一大根源。

民意反弹下,特首林郑月娥6月15日宣布“暂缓”草案,但拒绝“撤回”,而她当日记者会中的态度亦被指傲慢,扑火不成反添民怨。同日,反修例人士梁凌杰在太古广场危站5小时后堕楼不治,进一步激起反修例人士怒火。翌日,即6月16日,更多市民走出港岛再游行,民阵称有接近200万+1人(+1象征堕楼离世者)参与;警方指经原定路线,高峰期有33.8万人。

这段是运动首阶段,示威者行动相对和平,在“和理非”主导下秩序大致良好。不过政府在这段期间,先是最初坚持草案二读,经过两场大型集会后才宣布“暂缓”草案,拒绝明言“撤回”,另一方面又坚称警方执法行动“天公地道”,反修例人士愤怒已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日后冲突不断扩大的伏线。

▼第一阶段事件▼

第二阶段:政府拆弹失败、民怨闷烧

6月16日大游行后,政府发新闻稿就修例工作向市民道歉。往后数日,政府当局持续尝试拆弹,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于6月17日晚见记者,表示并没有定性整场在金钟的示威为“暴动”;6月18日,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向公众道歉;6月19日,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到立法会解释,重复政府已经致歉。

不过当时民间对政府的不满,已非一句道歉可以缓解。示威人士发展出五大诉求,包括完全撤回草案、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执法、停止追究示威中被捕人士、撤回“暴动”定性及实行双普选。而政府这段期间亦入半停摆状态,行政会议接连休会,多项争议政策叫停,立法会运作受影响。

在民间诉求未获回应下,民怨继续闷烧。结果,示威者先后在6月21日及26日两度包围警察总部,并在税务大楼及入境事务大楼发起不合作运动,影响政府部门运作。

至7月1日,民阵本身有举办年度的七一游行,但当日重点已不在此。当日下午,有“勇武”派示威者开始冲击立法会,晚上成功闯入议事厅进行破坏,成为反修例运动爆发以来,抗争手段由“和理非”趋向“勇武”的标志性事件。当日有示威者在议事厅圆柱上,用喷漆喷上“是你教我和平游行是没用”,成为事态转向的象征。

▼第二阶段事件▼

第三阶段:示威遍地开花、诉求现“黄金交叉”

7.1冲击立法会后,抗争运动开始扩散到不同地区,多区出现“连侬墙”让市民写上心声。另外每逢周末,各区都有人发起游行,如7月6日光复屯门、7月7日九龙游行、7月13日光复上水、7月14日沙田游行等。每次游行后,警民双方总会或多或少爆发冲突,其中沙田游行后,警方攻入新城市广场,结果最后演变成大混战。

须注意的是,根据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发表的研究,示威者的诉求在7月中出现“黄金交叉”,当日沙田游行中参与者中,认为全面撤销修例“非常重要”的人为88%;认为表达对警方处理示威手法的不满“非常重要”者达90.4%,显示示威人士对警察的不满,早已超越对修例本身,往后这个状况亦持续。

结果到7月21日民阵的港岛区大游行结束后,部份示威者包围中联办涂污国徽。另外,元朗区晚上更发生严重暴力事件,大批白衫人在元朗西铁站内外以藤条、木棍等无差别袭击市民,外界质疑事件涉及新界“乡黑”势力,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更被拍到与一批身白衫的人士握手合照,引起广泛关注。

另一个关注点是,有区议员反映事前已收到消息当晚可能有危险并报知警方,但最后警方迟迟未有到场处理,当日甚至没有作任何拘捕行动,并当众放走多名持棍棒的白衫人士。警方处理手法,引起社会上更广泛的批评。

▼第三阶段事件▼

▼41场较大型游行集会活动一览▼

第四阶段:街头冲突升级、政府舆论战变阵

7.21的“元朗黑夜”,导致警民矛盾更加尖锐。政务司司长一度为警队在元朗事件处理手法向市民道歉,但反而惹起警队群起攻击。7月27日及28日,有市民分别在元朗和中西区发起游行,两次都变成大型冲突。其中在7月28日,警方当日拘捕大批人士,事隔两日随即对其中44人落案控告暴动罪。

随著双方矛盾加剧,冲突的规模也不断升级,多区警署都发生过包围事件。8月5日的全港大罢工,最终演变成多区警署被破坏、纵火及警民冲突。另外有人发起于机场集会,事态不断升温,最终在8月13日演变成大规模“阻你飞”事件,期间有两名内地男子被围堵袭击。

武力升温 汽油弹登场

武力方面,8月初的示威起,开始有示威者投掷汽油弹,并在警署门口纵火、用弹叉投射杂物破坏,另外亦经常有示威者快闪占路,堵塞红隧等主要交通要道;警察方面,多次在民居附近、港铁站等地方施放催泪弹,并多次攻入屋苑范围,屡惹街坊不满。

在这段时间,官方策略开始大打舆论战。7月底开始,官员不断“吹风”指香港经济面临挑战,希望社会尽快平静。8.5罢工前夕,林郑月娥率领一众官员见记者,表示会日日开记者会。自此警方周一至周五都开记者会、高官每隔数天就召开跨部门记者会,主调大都包含“谴责暴力”、“止暴制乱”等,并不断尝试将焦点放在经济、民生、社会治安问题。

政府亦一改之前陷入停摆的状态,竭力营造“有为”的观感。林郑8月9日宣布行政会议提早两星期复会,财政司司长陈茂波8月15日,宣布推出一系列支援企业及向民间派糖的措施,涉及191亿元。

但连串的动作,未能平息反修例人士怨气。民阵于8月18日发起“流水式集会”,民阵宣布有170万人参与(警方称同一时间出席的最高峰人数为12.8万)。有别于连日的武装冲突,8.18集会相对平静,当日有勇武派抗争者与和理非民众相拥,外界称之为“不分和勇”。

▼第四阶段事件▼

第五阶段:止暴制乱 vs 愈止愈乱

8.18“和理非回合”集会的上街人潮,象征反修例民气尚未退散。政府当晚发新闻稿指“当一切平静之后,政府会与市民展开真诚对话”。林郑于8月20日会见传媒时,宣布构建对话平台。8月23日,数以万计市民在各区组成人链,仿傚30年前波罗的海国家人民争取自由的方式,发动“香港之路”,促请政府回应诉求。

然而,政府的对话到底有多少诚意,受到不少人质疑。国际关系学者沉旭晖就透露,政府人士曾邀请他参与8月24日的对话平台议题设定(Agenda Setting)准备会议,但他认为政府已有前设,并无实际意义,因而拒绝。

另一边厢,部分示威者所使用的暴力进一步升级,8月24日的观塘游行,示威者与警方再次爆发冲突,有人因怀疑智慧灯柱具监控功能将其锯倒;8月25日的荃葵青游行,暴力示威者的汽油弹威力明显更强,警方首度在示威中出动水炮车,有警员在被追打之下向天开真枪示警,成6.9以来的“第一枪”;8月31日大批市民在警方反对游行下往港岛“行街”,入夜后再度演变成冲突,汽油弹和催泪弹横飞,有现场调解的社工事后被控暴动。而当晚速龙小队成员在太子港铁站进行拘捕行动时,被指在月台及车厢无差别袭击乘客,期间将记者赶离车站,进一步激起反修例人士反弹。

踏入9月后,暴力事件有增无减,警方执法引起的争议亦愈来愈多。例如有警员疑扑跌身穿校服的学生,致其牙齿脱落;在太子站按倒一名男子,致其怀疑颈椎受伤一度失去意识,警方事后否认,指该人情况稳定。但由于警民对立不断恶化,警方在行动期间,屡次遇到街坊和途人包围指骂。而警方面对市民的批评和挑衅,主要的即时反应就是制服、拘捕,陷入恶性循环。

▼第五阶段事件▼

下一阶段:五大诉求 只允一个

由6月9日计起,88天后的9月4日,林郑月娥终把“撤回”修例说出口,但五大诉求之中,只答应其中一个。面对这次回归以来最大乱局,特区政府先是误判民情,尝试用粗暴的手法将充满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硬闯,搞出乱子后无从解决。官员面对市民的不满和愤怒时,每次都是用同一堆官腔回应,所谓的纾困亦搔不到痒处,结果每次都是用火水救火,民怨愈积愈多,政治成本亦愈推愈高。或许就如路透社公开林郑的录音所自嘲,她闯出了一个“不可原谅”的大祸。

如此状况下,社会撕裂不断加深、冲突规模持续扩大,受伤害、受影响的人愈来愈多,甚至在国际层面,香港也成为全球焦点,多个国家对港发旅游警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更将香港局势纳入中美贸易战的谈判桌中。林郑的整个电视讲话中,有一句话,相信不同政见的港人都会认同:对很多香港人来说,我们这个城市变得很陌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