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籍伊斯兰恐怖分子想回多伦多,却提这个条件

来源:51.ca

加拿大人穆罕默德·哈利法是伊斯兰国ISIS的成员,在伊斯兰国使用了另一个名字:Abu Ridwan。他在今年2月份被叙利亚库尔德部队抓获。现年35岁的哈利法说,他想要带着他的非加拿大籍妻子和三个孩子回到加拿大。

图片来源:CBC

哈利法在叙利亚北部一所监狱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这个地区无疑是一个危险的地区,我想带我的家人离开。不过他还强调,如果他回加拿大会接受法庭审判的话,他宁愿被关在叙利亚。

被抓获的ISIS成员和他们在加拿大的家属一直在恳求渥太华帮助这些人回国。加拿大的安全专家则批评加拿大政府处理问题的方式。

哈利法

毕业于多伦多Seneca学院,后来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2013年,他决定放弃加拿大的一切去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新兴的伊斯兰国。"我很高兴可以生活在一个伊斯兰国家,执行伊斯兰教法。我对我拥有的生活很满意”。他后来加入了ISIS军队,并宣誓效忠领导人巴格达迪。他的阿拉伯语和英语技能引起了ISIS指挥官的注意,被招募到该组织设在拉卡市的媒体部门。

图片来源:CBC

哈利法在ISIS的月薪略低于200美元,但足以过上舒适的生活。"这不用为生活挣扎,也不是穷人。我生活得很好,吃得也很好”。然而,对于住在拉卡的其他平民来说,生活绝不像哈利法说的那么正常。地下公民记者团体记录了 2014 年 11 月和 12 月在拉卡的 29 起公民处决事件。

哈利法在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翻译和阅读 ISIS 的新闻后,他于 2014 年 9 月从 ISIS 指挥官那里获得了宣传视频《战争火焰》的一个剧本,他们想让哈利法进行英文配音。这段视频发布之后,在加拿大、美国和欧洲的安全机构中引起了恐慌。

加拿大皇后大学助理教授、恐怖主义研究专家Amarasingam说:"这段视频太可怕了,它展示了一系列的处决和ISIS的残酷”。

图片来源:CBC

在拉卡落入美国支持的库尔德部队手中之后,哈利法和他的家人逃走了,今年早些时候,他们藏匿地区的ISIS向库尔德投降。

哈利法对媒体说,他在视频中的角色仅限于旁白,用英文讲述这段视频,他没有参与任何处决。但情报分析员Jeff Weyers认为,哈利法可能就是视频中蒙面的行刑者。视频中,一名蒙面男子在挖掘自己的坟墓,然后他头部中弹,尸体翻滚到新挖的坟墓中。

图片来源:CBC

Jeff Weyers怀疑,哈利法故意削弱他的角色的重要性,以避免因大规模谋杀而被起诉。 他说:“许多在ISIS当中的西方战士都试图减轻他们的责任,说自己只是厨师、只是司机,但实际上厨师和司机现在已经够多了,缺少的是战士。”

Jeff Weyers说,加拿大当局可以采取措施,确定哈利法到底是不是ISIS视频中的行刑者。"即使戴着面具,仍然会露出脸上的一部分。只要露出眼,就足够做人脸识别了”。另一种方法是利用ISIS自己的视频来精确定位屠杀发生的确切地点,这是一种叫做"地理定位"的技术。

图片来源:CBC

Jeff Weyers说,他花了几个小时在视频上寻找地标,并设法找到大屠杀发生的确切地点。

他把信息交给了加拿大皇家骑警,但不知道政府是否对此做了任何处理。

Amarasingam说,哈利法是被关押在叙利亚东北部监狱的六名加拿大男子之一。 在叙利亚拥挤不堪的难民营中,有9名加拿大妇女(通常被描述为ISIS新娘)和18名儿童。这些被抓获的ISIS成员和他们的家人恳求渥太华帮助他们回家。美国总统川普威胁说,如果加拿大和欧洲国家不接回自己本国的国民,美国会将他们释放。

图片来源:CBC

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Ralph Goodale表示,被抓获的ISIS成员"有宪法赋予的重新入境的权利,但加拿大政府没有法律义务为他们的返回提供便利”。

加拿大的这个做法受到了一些安全专家的批评。

Leah West曾任加拿大联邦司法部律师,他形容国家的政策是"无所作为"。在渥太华卡尔顿大学教授国家安全和情报的Leah West说,加拿大"应该把他们带回家,然后起诉那些有证据应该被起诉的人"。

图片来源:CBC

尽管哈利法被关在叙利亚的监狱里,他告诉美国媒体,他对自己捍卫伊斯兰国并为伊斯兰国而战的誓言并不后悔:"我是囚犯并不意味着我改变了我的信仰,也不意味着我改变了我关于我的宗教和伊斯兰教法的立场。

另一名加拿大ISIS战士Abu Huzaifa 花了7个月的时间为ISIS执行伊斯兰教法,然后于2016年返回加拿大。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Abu Huzaifa 承认在叙利亚杀害过平民,但他没有被加拿大指控犯有任何罪行,目前在大多伦多地区工作。

美国媒体用隐藏的摄像机偷拍了他,他正在与多伦多当地的伊玛目接受一个咨询计划,该计划受到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控,目的是去掉他信仰当中激进的部分。

当记者问他对在叙利亚被俘的ISIS战士有何想法时,他仍然称他为"兄弟"。他说:"老实讲,如果我们把这些人带回来,应该不会是个大问题。我虽然现在自由行动,但我可能比他们更害怕,因为我知道我现在是在逍遥法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