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想象!加拿大医疗多方面在发达国家垫底

来源:综合报道

加拿大独立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昨日发布最新研究报告,对28个有全民健保的发达国家的医疗体系进行比较,结果发现加拿大在医生比例、医院床位和等候时间等方面,都处于垫底水平,但经费投入却处于高位。

在菲沙研究所为这篇题为《2019全民医疗保健国家绩效比较》的报告发出的新闻稿中,该机构卫生政策研究副主任,也是报告作者之一Bacchus Barua表示,“加拿大的医疗系统仍是世界上最贵的系统之一,然而却在为医疗资源相对缺乏和候诊时间较长而苦苦挣扎。”该研究比较了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28个有全民医疗的发达国家的健保体系,聚焦几个关键领域,包括成本、资源的拥有和使用、接受护理,以及加拿大人的健康。

根据研究者可以获得的最新数据,即2017年的数据显示,加拿大的医疗保健支出占GDP的比例为11.1%,经人口年龄调整后,排名仅次于瑞士,在全部国家中居第2位。

拨款与服务质素不成比例

但是,尽管医疗成本高昂,加拿大医疗保健系统的民众拥有和获得医疗资源的机会,通常比其他可比的国家差。例如加拿大的医生人数(每1000人有2.8名医生)在28国中排名第26位;医院的病床数量(每1000人2张床位),在27个国家中排名第26位。

另外,磁共振成像(MRI)的数量,加拿大每百万人拥有10.4台MRI,在26个国家中位列第21名;CT扫描仪的数量,每百万人拥有15.9台,在27个国家中名列第21位。

在等待时间方面,在10个可比较的全民医疗保健国家中,加拿大敬陪末座,等待两个月或更长时间,才能看专科医生的患者比例高达30%,等待4个月或更长时间,才能进行手术的患者比例也是最高的,达到18%。

报告得出的结果表明,加拿大人所得到的医疗照顾,与他们在医疗保健系统上花费的相对大量金钱之间存在失衡。尽管加拿大是经合组织中最昂贵的全民医疗体系之一,但其在拥有和获取资源方面的表现,通常低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而其在资源使用、质量和临床方面的表现则参差不齐。Barua向政府提出忠告,为了改善加拿大的医疗保健,政策制定者应该向更成功的全民医疗保健国家学习,以造福加拿大人民。

医生指部分数据 不足反映全面情况

对于菲沙研究所有关加拿大健保系统,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的结论,本地资深家庭医生刘秉纯(见图)认为,仅凭某些统计数据,往往不能反映实际情况。他认为加拿大医疗系统尽管面临经济压力,但表现仍然令人满意。

刘秉纯医生昨日对本报表示,有时候单凭某一些方面的统计数据,就试图对整个医疗系统的表现做出判断,似乎过于片面。

例如只统计医生人数、病床数和等候时间等,却没有了解患者对服务的满意度,这也是不够全面。
另外,从投入来看,调查是否考虑到各国医疗健保所包含的内容,如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疾病和费用。而且医疗成本开支也很难比较,如同一个心脏手术,在不同的医院,费用可能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差距非常大。

党争相允增拨款

就菲沙研究所比较全球的公费医疗国家,加国在多方面排在榜尾,时评人萧振华指出,联邦大选在即,除了经济议题外,医疗是第二个关注点,从近月民调反映出来,当中50%选民表示,医疗护理是首要事务。未来政府需要在医护方面加强基建设施,培训人才,以及拨出资源改善家居护理与全民药物补助计划。

萧振华表示,虽然加拿大的医疗护理系统,相对一些欧洲国家算是不错,但据此报告结果仍有改善的空间,包括硬件、软件及资源等方面。在今次大选期间,有政党提出增加磁力共振机,也有政党表示培训更多医护人员,这些基建和专才确实是有助提高服务水平。

他说,医疗界开始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改进诊症的准确性,新一届政府考虑增拨资金扩以便广泛使用。此外,国民轮候专科医生等上数月,特别是偏远地方的居民,无论是接受检查或见医生,必须长途跋涉到大城市。如果联邦政府能够提供资金,使各省按其实际情况改善家居护理计划,并且配合科技设施,例如医生采用视像系统会见病人,将会减少轮候时间。

萧振华称,加拿大有不少贫穷人士,特别是长者难以负担没有资助的药物,据一项调查指出,有50%长者因经济理由放弃购买所需的药物。是次有政党提出全民药物补助计划,未知能否成功争取选民的支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