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层半独立屋遭19万贱卖 加拿大女子被坑惨

来源:加新网

      近两年,由于加拿大利率较低,许多人决定购房。但一些比较热门的城市房源又非常紧张,所以房价一直居高不下。

  而像下图中这栋两层高位于大多地区郊区,状态很棒的独立屋,只卖不到20万加币你敢信吗?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栋房子确实是以19.1万加币售出的。但是手段却是极不光彩:是一家房产公司通过忽悠一位年近七旬还患有脑癌的老人以远低于市场价卖出的!

  来自于安大略省Kitchener的凯瑟琳·库姆斯(Cathrene Coombes)于3月17日失去了她的丈夫。然而就在丈夫去世的第二天,悲伤不已的她发现了更让她难过的事:她很可能被赶出夫妇俩这辈子唯一拥有的这一套房子。

  而这对于一个刚刚丧偶,只有这一处住处的老妇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而这一切到底是怎样造成的?房产公司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一切都要从上门推销的设备租赁合同说起。

  虽然这类服务因为经常使用激进的销售策略,甚至欺诈手段,后来被安大略政府禁止;然而夫妇俩还是被坑了,签署过这类上门推销的设备租赁合同,租了一个炉子、空调和水软化器。

  对于每一份这样的租赁合同,夫妇俩的房屋所有权上都登记了一份担保利息通知,价值从4000刀到近8000刀不等。

  到了2020年夏天,Cathrene的丈夫马克·库姆斯(Mark Coombes)被诊断为肺癌晚期,并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肝脏、骨骼和大脑。

  2021年1月,Cathrene接到了一个来自“Exit It合同咨询公司”(Exit It Contract Consulting)的电话,电话中对方表示可以帮助这对夫妇偿还暖通空调设备租赁合同中的未偿债务。

  Cathrene就把打电话的人介绍给了她丈夫,她丈夫同意让这个公司派人到他们家介绍他们的服务。

  于是1月下旬,Exit It Contract Consulting公司的杰弗里·德鲁兹(Jeffrey Drutz)来找Mark讨论房屋扣押权和相关合同。

  Drutz提供了一份公司服务合同的副本,并很快带着另一个名叫埃利奥特·卡西姆(Elliot Kasem)的男子回到了房子。

  1月21日,Mark与Exit It contract Consulting签订了一份合同,通过延期支付13500刀来减少或消除他们通过暖通空调设备租赁合同所欠的金额。

  就在同一天,他还与“市政城市房屋公司”(Municipal City Housing Corp.)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

  Cathrene表示,这些公司利用了丈夫的病情,诓骗他签下了那个合同,还说他们能够向夫妇俩提供“终生租约”服务。

  她告诉记者:“Mark告诉我说他希望他去世后我没有债务,不想让我担心任何事情;但是那时候癌症已经扩散到了他的大脑……”

  根据公司的注册记录,Drutz和Kasem都被列为Municipal City Housing Corp.的董事。

  在该公司与Mark签订的出售协议中,夫妇俩同意以19.1万加币的价格出售他们的半独立式住宅;而这个价格远远低于当时的市场价:几个月后的房地产记录显示,在Kitchener的同一条街上,一套类似的半独立式住宅的挂牌价为41.9万刀,最终以53.5万刀的价格售出。

  2021年2月24日,房子的所有权转移到了Municipal City Housing,不到一个月后Mark去世了。

  第二天,夫妇俩的老朋友迪·休斯(Dee Hughes)过来安慰Cathrene,却发现这套房子被卖掉了。

  在房地产行业工作的Hughes立马感觉到不对劲,于是要求看销售协议合同。

  看完之后,她告诉Cathrene,合同中没有任何一项条款说明他们会向Cathrene提供“终身租约”的服务。

  从那时起,Hughes帮助Cathrene联系上了一位律师,今年9月,律师代表Cathrene向安大略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试图让法院下令将房子的所有权转回她的名下。

  该诉讼称,Municipal City Housing、Exit ItExit It Contract Consulting和两名公司董事对这对夫妇进行了欺骗,欺骗他们以低于市场价值的价格出售他们的房子,告诉他们夫妇俩可以免费在这里度过余生。

  诉讼中还提到,被告利用了Mark在疾病晚期分辨能力下降,以及Cathrene没有参与夫妇俩的财务管理这一点进行了欺诈。

  文中提到的两个公司和两位公司董事拒绝发表评论,并尚未提交对此案的辩护声明,该案件目前仍然在审理中。

  “我只想要回我的房子,”Cathrene流着泪说。“也想让这些人停下来,因为还有其他人可能碰到跟我一样的情况。”

  房产记录显示,涉事的房产公司在安大略南部还拥有另外四所房子,很可能也是用了类似的手段。

  “这是我唯一的房子了,如果要被赶走我不知道我能去哪。”

  希望这位老妇人能够打赢官司,早日拿回属于自己的房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