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中华人家庭回国过年 怎一个尴尬忐忑了得?

来源:星河

      武汉疫情目前正在国内泛滥,而一个个海外城市又因为部分带病华人的到来,把华人圈越燃越高的恐惧烧向高潮。回国过年的笔者,处在其中更觉尴尬和忐忑,明天会面临什么?

  微信群正有人转发这样的消息,建议从国内返回大温的华人及家庭自我隔离14天,由身边朋友帮助其购买生活必须品,交接时不要面对面等等。上述建议也正是笔者计划假期结束后,回到大温的家时准备做的。不过前提是,数天后我还能不受疫情影响,正常乘飞机离开国内城市,返回加拿大。

  自我隔离两周是为了让周围接触的大温市民放心,尽自己最大努力不把可能或已经存在的病毒传给他人,从国内返加的华人的确该有这种意识和素质。网上提到部分华人一回来就急着上班上学,让周围人越发恐慌,如果有人本身就带有病毒,破坏力就更加可怕,实在是不可取之举。

  当然,把整个家庭自我隔离两周不是易事。请假回国过年已经耽误孩子的学习,这样以来不得不耽误更多,还有各类课外课。上班族如果能在家上班还好些,否则对工作的影响不难想象。除此之外,长期宅家里的难受和无聊,估计这个春节假期,大多数华人都深深体验到。再把这种“宅”延长两周,真是难受之极。

  然而,疫情泛滥之时,谁不难受?极其劳累救治病患的医生不难受?病患本人或家属不难受?被灾难裹挟,本来就没有人可以逃离。2020年才磕磕碰碰走了一个月,灾难已经接连不断,人类若学不会同甘苦共患难、互帮互助、彼此理解体谅,灾祸只能更多,绝不会减少。

  2020这个年,的确过得罕见地别扭和尴尬。回国过年,让长期居住在异国他乡的笔者,终于可以与众多亲友一起同步观看今年的央视春晚。然而一边看着华丽舞台上的演出,一边关注着疫情发展和讨论,才发现有太多华人在强言欢笑,在提心吊胆。年是要过的,这是普通华人心中的执念,不过,多少人在担心明天会不会变得比今天更糟?

  这个尴尬的年,庙会取消了,一些热门景点关闭了,一个个亲友聚会取消了,简单出个门也提心吊胆,听到身旁人咳嗽一声立即暗叹“坏了”。笔者宅在家里开始有些后悔,是不是这次回国过年回错了?毕竟由于总宅在家里,也让孩子们缺少机会体验过年的风土人情以及中华传统文化。

  春节前,笔者一家在大温准备启程回国过年时,不是没有担心。但是,机票早就买好,孩他爸也有必须回国的个人家庭原因,而且当时疫情还没有如今这样泛滥,许多国内城市尚未发现疫情。

  最终还是决定全家四口人一起回国,积极做好防备。由于所住城市市中心商店的口罩已经卖光,临行前笔者在稍微偏僻的一家药店,才成功采购到一些口罩,又买了成人及孩子的维生素C,当然还有降烧药之类。

  随后,坐飞机、转飞机、再乘飞机, 一路奔波近二十小时顺利抵达目的地。身体自然是疲惫的,但更难受的是心累,原来回国都有一种归乡的欣喜与雀跃,回国过年原本更应该如此,但是周遭的所见所闻,让人根本无法产生这样轻松、愉悦的心情。

  从温哥华飞离的航班上,已经有少数华人乘客戴上口罩,到达成都后,几乎每个下飞机的乘客都非常默契地、纷纷找出口罩戴上,少数不戴的乘客并非华人模样,大概对疫情的了解不太多。笔者看到此景心里五味杂陈:“我们想念的祖国到了,但是却是一个让人防备的祖国。”

  在海关那里,看到一张红红火火的宣传画,上面写着“温暖国门,迎您回家”,但是却让人感觉更尴尬,而非温情。周围全是戴着口罩、焦虑疲惫的乘客,小儿子不想戴口罩,也不明白为什么戴,抱怨又热又闷,喘气难受。我又何尝不是,但不得不忍受着,既要看管行李,还要忙着提醒孩子必须戴好口罩。

  图片来自网络

  排队过海关的队伍中,还有一家拖家带口回国过年的华人家庭。爸爸抱着最小的儿子,两个年龄大些但仍然年幼的女儿,时不时过来带着哭腔缠爸爸,妈妈忙着拖拉大包小裹的行李。几个孩子虽然戴着口罩,但不停拉扯着露出口鼻,戴口罩简直就是走形式,忙碌的爸妈根本管不过来。

  海外华人家庭拖家带口,一路奔波回国过年本来就不容易,这次又赶上疫情传播时期,更是难上加难,但是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执念,让一个个海外游子千辛万苦走在回乡路上。选择这时候回国,我是不是潜意识里想亲身体验这种不易?

  转机后登上另一架国内航班,座位上的每个乘客都戒备森严地戴着口罩,那种场景简直是历史重现。十几年前的非典时期,笔者人在北京,满眼都是口罩的可怕记忆仍在,原来给孩子们讲他们当时无法相信,现在算是亲眼所见了。还想说的是,在飞机上戴口罩有许多尴尬之处,首当其冲的是你吃饭喝水时自然要摘下口罩,但病毒怎么会在那时候停止传播呢?真是防不胜防。

  目前,对待正在疯狂传播的武汉疫情,有人焦虑不安,有人劝大家做好防备、减少出门、静等花开。微信朋友圈满屏的疫情消息和讨论,让很多人看了心更累更烦,无奈地想要暂时逃避。为了寻找心灵安慰,笔者只好选择在网上看油画,随后写下这样的语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