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回国路,有惊无险终进京

来源:网络综合 

在网上陆续看到有从北美回广州、回上海的体验文章,受益匪浅,给了很多疫情期间回国的指导性建议,可就是没有看到回北京的体验。上周日我乘坐国航直飞北京,感触多多,我来填补一下回北京体验的空白吧。如能减轻欲在近期回国朋友的一些思想包袱,就是我的本意了。 

自元月中旬来到北美看望儿孙,本打算与儿孙尽享天伦之乐几个月便打道回府,一场突如其来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以排山倒海之势把我们拍定在这里动弹不得。美国疫情愈演愈烈,家人商定在美加未关闭边境之际转道温哥华。加拿大和美国的疫情从那张流传甚广的地图上的红点点便一目了然,加拿大一边似北斗七星般星星点点清清楚楚,美国一边似晴朗天空中的银河,密密麻麻,至今未见好转。 

转眼间半年多过去了,回国的路遥遥无期,没有直飞北京的飞机,曲线回国的机票几经转手,最高已十几万人民币。但是,偶尔的好消息还是令人振奋:各航空公司为防止机票价格无限上涨,免去了代理公司销售机票,旅客可以直接订票。随着国内疫情逐渐控制,8月,国航已安排直飞北京的航班了,每周日一班,价格基本稳定在经济舱8000-13000多元人民币,商务舱20000多元,公务舱30000-50000多人民币,登机需要14天健康码。9月,中使馆发布信息,旅客凭当地使领馆认可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即可登机,这个消息无疑给渴盼回国的人们带来希望。 

温哥华中领馆公布了疾病控制中心认可的五家私人自费核酸检测机构。既然动了回国的念头,马上电话、网上联系。无奈电话没有一家打通过,只好亲自跑了较近的两家,据说可以预约,检测费300加币。好,那就先订机票吧,此时,11月的机票只有公务舱30000-50000多人民币的,正考虑是否往后找找,不经意间网上又看到温哥华五家检测机构全部预约爆满的消息,停止接收新预约。传说中发达的北美医疗系统,温哥华核酸检测的能力真是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力。等了几天,情况不见好转,其中一家网上回应说最长得7天出结果,还不能承诺出报告时间,检测费用已经变成395加元了。无法确定时间,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这天,仔细揣摩温哥华中领馆的常见问题解答,发现了关于核酸问题的中领馆电话,何不打个电话问问。中领馆的值班人员态度非常耐心,告知刚刚又增加了二家检测机构。马上电话打过去,还是无人接听,再分别进去二家网站,其中F附近的那家似乎更人性化,有中英文的表格,但是填好后就是交不上去,无奈呀无奈,决定明天去实地考察一下。 

第二天,驱车30多公里到了目的地,把车停在收费停车场,刚走到街上,便看到远远的一堆一伙的华人,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必是检测点无疑了。 

见有2、3个接待人员,说着粤式国语的华人,在楼前让人们登记。凑近一看,是姓名、航班号、检测日期、联系方式等信息,一问方知,这个检测点今天没有开放,预约今天检测的人都白跑一趟。此时,一位40多岁身材苗条的工作人员过来了,她看我问这问那,走近来友好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口罩上面一双慧眼诚恳地望着我,说:“我是S,你先登记上,加我电话吧,有问题打给我,明天会恢复检测。”有了肯定的答复,心情也放松了,到附近的山顶公园游览了一圈,从高处眺望菲沙河谷,蓝天碧洗,蓝水蜿蜒,二岸缤纷红叶,心情愉悦。 

有了核酸检测的定点机构,回来便看机票,国航APP上11月没什么合适的票了,再往前翻,突然10月18日经济舱那栏跳了出来,13000多,下面的小方框中“2”赫赫在目,显示有2张票,没有多想,赶紧下单,成功。 

返回头来预约核酸检测,填好表格,无奈又是一次次的提交不成功,似乎S知道我需要她的帮助,给我留下电话,自然应该打给她。S听我说了缘由,爽快地说,我帮你填表上交吧,我欣然同意。互加了微信,将个人信息全部传了过去,此时,S说需要信用卡号,先付定金165加元,检测时再付230加元。在北美,给商家信用卡号扣费是司空见惯的,不假思索,传了过去,并电话告知了后三位数。不承想,一会儿,S来电说,是否信用卡号错了,刷不上款,问是否还有别的卡,刷不上就意味着预约不上,便又给了一张卡号,同时仔细核对了第一张卡号,没有任何问题,心中不免疑虑:如果在国内,是断然不能给任何一个陌生人信用卡号的,但这是在加国,事已至此,只能相信对方,也想了最坏的结果,万一被盗刷卡,信用额度还是有限的。 

晚上,还是没有预约结果,忍不住又给S打电话询问,S非常抱歉地说:“是我们的系统出了问题,放心,我会给你预约上的。” 

第二天上午,接到短信和邮件,预约成功。此时才开始准备卫生消毒用品,N95口罩、普通外科口罩、面罩、消毒纸巾、手套,没有买到防护衣、脚套,听从邻居的建议,带上几个塑料袋子,需要时套在脚上权当脚套。 

知道旅途的艰辛凶险和前途未卜,为了减轻负担,每次回国必备的礼物都缩减到只带一个旅行箱。 

突然想起应该把中领馆和核酸检测机构的网址存在手机中,以备不时之需。当进到中领馆通知中给出的温哥华疾病控制中心网址中寻找检测机构名录时,大吃一惊,七个检测机构只剩下了六个,而那个消失了的检测机构正是自己预约的那个,顿时后槽牙就疼了起来,机票已经预定了,检测定金已经交了,麻烦事来了! 

惶惑之中,找到中领馆电话,不管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便打了过去。几声铃响之后,一个温柔的女声“你好”,我没好气地质问:“中领馆怎么搞的,公布的五个核酸检测点没有一个能约上,好不容易加了二个,没两天又下撤下去一个,我刚刚预约成功,怎么办呀?” 

“你指的是F附近的那家吗?”温柔女声不急不慌地问。 

“是啊,已经交了定金了,机票也抢到了。既然让大家拿核酸检测证明登机,但是检测又重重困难,是不是不想让大家回去呀!”我没好气地说。 

“别着急,我们刚刚开过会研究了,这家检测机构因为出了一点问题,给撤了下来,但是已经预约的我们还是承认的,只要是LIFE LAB出的证明都是可以的。”温柔女声说。 

“您贵姓?怎么才能保证拿着这家机构的结果能登机?”我心中还是没数。 

“我是值班人员,你放心,我们会和他们说的。”温柔女声的回答让我无法再问下去了。 

按照预约时间到了检测机构,之前听到一些形容检测痛苦经历的传闻,带着些许恐惧心理坐到了待测凳子上。一个东南亚的矮小姑娘,口罩上方长长的卷曲着的睫毛覆盖着大大的黑眼睛,为冷酷的检测过程增添了一些美丽色彩。她利索地打开一个封着的小袋子,取出两支约有15公分长的拭子,分别在左右鼻孔中转了几圈,似乎在揩鼻屎,只是痒痒的没有任何痛感就OK了。 

忐忑中接到了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带着中领馆温柔女声的口头保证,18日早10点来到机场。囯际大厅只有国航的柜台前排着转了几圈的大队,其他柜台都杳无人迹。几个身穿防护服、口戴N95口罩,眼戴防护镜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做着各项服务,柜台上清一色都是讲国语的华人,沟通无障碍。排队时,工作人员让在核酸检测证明抄写上背书:“此核酸证明为本人所有,内容真实可靠并愿意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护照姓名、护照号码、联系电话(国内)、签字、日期。”队伍中间有工作人员核验证明是否合格,合格则盖章,收走。托运行李,取登机牌,同时发流行病学调查表填写,手机下载二维码填海关申报单。安检人不多,没有心情逛免税店,径直走到登机口正好开始登机,交给查验登机牌的服务人员手填的流行病学调查表后,踏上了回国班机的通道,成功登机。 

座位上有瓶矿泉水,无枕头毯子,中间排基本隔一个座位坐人,但两边二人位都坐满了,飞机最后面四排空位说是防疫区,不让其他人坐。 

2点基本正点飞机平稳起飞。中间发3次歺,二次纸盒里面有牛奶、面包、榨菜肠,巧克力、八宝粥、卤蛋,一次是小吃,二次矿泉水,查二次体温。有100多个电影可选看,一路平顺,第二天下午4点15分落地,分批有序出了机仓,我们是最后一排,5点走出了飞机。 

排队跟着队伍走,有全身防护工作人员查看手机海关健康申报二维码,打印了出来自己拿着,约20分钟通过。再跟着走,排队测体温后发一个试管,约20分钟通过。再排队鼻咽拭子采样,检测人员也是拿着二支长长的拭子,与前次不同的是,一支在右侧鼻孔中转了几下,一支在嗓子眼上方来回蹭了几下,比温哥华长睫毛女孩的手要重些,但能忍受,那边传来小孩子的哭声,大约15分钟通过。下一个拐弯处收了纸质海关二维码,下楼又填纸质的海关申报表。一位天津大妈填表手哆嗦的写不上字,请我帮忙填写。大概10分钟后,拿着表来到海关柜台,海关小伙子只是让摘了口罩核实了一下,什么都没问,放行。又下到一楼,看到托运的行李都在扶梯旁边,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箱子,推出门几辆大巴车正等着准备将我们直接毓散到酒店。至此一切顺利,6点半整坐上了大巴。心想,出关过程很顺利,看来8点左右能入住。 

没想到坐在大巴车上才开始了等待,大约等了1个小时,车上二位东北口音的大爷实在熬不住了,冲司机发起火来:“怎么回事?没人管啦?”“我说了不算。”司机弱弱的回答。“应该有人解释一下啊,还有没有公道啦?我是糖尿病,十几小时都没吃饭喝水了,要死人的!”大爷嚷着。“让我下去,让我下去!”另一位大爷站到门边要出去。“不能开门,不让下去!”司机低声但是强硬地说。“您要是难受就叫救护车吧!”另一位旅客给大爷建议。大爷的老伴在后面叫:“回来吧,回来!再等等!”有人说是在等另一班的飞机乘客。 

终于,车动了,六、七辆大巴一起驶出了机场,顺着机场路一直向前开,大约半小时,停在了一处9层楼高的“假日酒店”对面路边,前面还有好几辆车,又开始了等待。又1个小时过去了,不开门不让下车。东北大爷又嚷开了,这次声音比刚才还要大:“让我出去,我要上厕所!”司机不吱声,也不开门。大爷在门边站着,嚷着,口齿含糊也听不清嚷什么了,大妈也劝不住了。刚好,下面的调度一摆手,车又启动了,往酒店的大门方向开去,停在了大门前。远远望去,酒店外面靠墙处摆满了托运的行李,前一辆车的人等在大门外,一个一个的放行。 

几个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的牌子,隔着玻璃窗让每个人扫码,填个人信息。又过了约莫十几分钟,终于可以下车找自己的行李了。当推着行李通过一个通道时,背着消毒药箱防毒面具的防疫人员拿着长长的管喷子就往行李箱上一通狂喷,消毒水顺着箱子边流了下来。我赶紧找出一副手套戴上,推着箱子通过了防疫通道来到了大厅。大厅排了几队人在交住宿费,刷卡、微信、支付宝各种付费方式,就听收费的姑娘边刷卡边说:“14天8400元,每天600元,管饭。”交完住宿费,发了房间卡,被指引到电梯旁边又交检测费120元,领了一支小瓶子。“刚在机场检测完了!”我对发瓶子的姑娘说。“这是13天后的另一次检测。”姑娘答。“社保报销吗?”有人问。“不报,自费。”姑娘又答。比温哥华便宜那么多!我心里说。 

终于推着行李箱坐上了电梯,迫不及待的闯进了房间,背包往桌上一扔,看了一下表,晚10点整。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