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历史!宋丹丹继女赵婷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

来源:综合报道

创造历史!在刚刚结束的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礼上,38岁的华人女导演、宋丹丹继女赵婷凭借《无依之地》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大奖。

赵婷成为了第一个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华人女性,继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之后第二个获得该奖项的华人、第二个获此奖项的女性,也是第一个获该奖项的非白人女性和亚裔女性。

赵婷穿着朴素的长裙、梳着两条辫子出席颁奖典礼并发表得奖感言,朴实得一点也不像奢华浮夸的演艺圈里的人士。

更不用说,她还是中国的星二代——继母是著名演员宋丹丹,富二代——父亲是现任某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的赵玉吉。

赵婷说:“最近我一直在思考:面对困境,我该如何前进。总会回想起孩提时,我在中国长大,我和爸爸会玩这个游戏:中国古诗文背诵接龙。有一则我印象深刻,叫做《三字经》,第一句是‘人之初,性本善’(中文+英文)。这六个字对幼时的我有极大影响,到如今我仍深深这么认为。即使有时似乎并非如此,但在我于世界各地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身上,我总能看到好的地方。这个奖杯献给每一个用信心和勇气去保有自身和彼此之善的人,不管这么做有多困难,你们激励着我前进。”

赵婷携男友乔舒亚·詹姆斯·理查德斯 [无依之地]摄影师

赵婷在今年凭借《无依之地》横扫了颁奖季,不仅成为史上首部同时获得威尼斯影展金狮奖与多伦多影展观众票选奖的电影,3月1日,还拿下金球奖最佳导演大奖,成为继李安之后第2位获得此项大奖的华人导演。

赵婷还是金球奖78年历史上首位获得这一奖项的亚裔女导演和华裔女导演,也是继芭芭拉·史翠珊之后,第二位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女性导演。与此同时,赵婷还夺下最佳影片大奖,双金到手,成为金球奖的最大赢家。

宋丹丹当时第一时间惊喜地祝贺女儿,在微博发文:“我的宝贝:真不知该如何祝贺你了!你每一个新的奖项,都超出我们的想象并给予我们巨大惊喜。一个不懂英文的中国女孩,16岁才出国求学,选择了一条我们从不看好但也只能尊重的道路。今天,在人家的主场拼人家的强项,取得了这样的认可,创造了这样的记录。你是我们家的传奇,相信你的故事也会激励无数中国的孩子们。”

在2020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赵婷也同样摘得最高奖金狮奖。继李安《色·戒》之后,时隔13年,成为又一个捧起这座奖杯的华人导演。

此前,贾樟柯的《三峡好人》、蔡明亮的《爱情万岁》、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秋菊打官司》以及侯孝贤《悲情城市》都曾获此奖项。

备受好评的《无依之地》仅仅是赵婷导演生涯的第三部主要作品。

《无依之地》由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得主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主演,讲述的是发生在美国的真实故事。

2008年的金融危机波及到了成千上万的普通美国人。在美国西部,不少人在失去了毕生积蓄后,选择住进房车里,生活在公路上。他们四处流浪打工,也在旅途中结识友人,经历悲欢离合。

赵婷的摄影机正是对准了这群被主流社会忽略的现代游牧人。

影片主角弗恩(Fern)在内华达州的一家建筑材料工厂工作了一辈子,但在丈夫去世、工厂关门、周围的小镇随之成为空城之后,年过花甲的她将并不丰厚的家产锁进租赁的储存间,自己住进一辆破旧的白色面包车里,游走于亚马逊物流中心、国家公园和各地餐馆之间,以打零工为生。

在旅途中,她加入了由其他飘游人组成的互助团体,结识了来自社会各个角落的朋友。

他们各自因为不同的理由而选择流浪。有的人和弗恩一样刚刚开始这场旅程,有的人决定结束流浪,回归家庭生活,也有人只是想在人生即将到达终点之前,开车看遍西部的大好河山。

赵婷的前两部影片《哥哥教我的歌》(Songs My Brothers Taught Me)和《骑士》(The Rider)同样是关于被美国主流社会忽视的群体——生活在西部的低收入者和保护区里的印第安原住民。

2014年,赵婷自编自导的首部电影《哥哥教我的歌》就入围了第68届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她还凭借该片获得第24届哥谭独立电影奖最佳女导演奖。

当时,宋丹丹第一时间在微博上为赵婷宣传,并配文称:“我的宝贝呀~~”。

而《骑士》更是让很多人认识了赵婷。2018年,她自编自导的这部电影获得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最佳电影奖、第33届独立精神奖邦妮奖和第1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最佳导演奖。

值得一提的是,赵婷带着《骑士》去参加首届国际平遥影展时,宋丹丹还带着巴图去了平遥为她捧场。

1982年出生的赵婷在北京长大,父亲赵玉吉曾任一家国企的总经理,生母是一名医院职工。

赵玉吉离婚后迎娶宋丹丹,最初,赵婷对宋丹丹这个继母并不接受,甚至还直呼其大名。

不过,在宋丹丹的努力下,赵婷终于敞开了心扉。一次全家出游中,赵婷第一次对着宋丹丹喊出了妈咪,宋丹丹抱住赵婷哭了。

少年时期的赵婷相当叛逆,喜欢画漫画、写小说,看电影,王家卫的“春光乍泄”对她有很大影响,她反覆看了很多遍。

当时赵婷曾表达了自己想要去国外留学的想法,结果被父亲赵玉吉一口回绝,认为是不务正业,最终,也是宋丹丹第一时间表达了支持,并每年为继女准备30万元的学费。

就这样,16岁、英语还不太灵光的她被送到伦敦就读寄宿学校,但她向往的却是到美国生活,后来又搬到美国洛杉矶读完高中。

赵婷在马萨诸塞州著名的曼荷莲女子学院主修政治学,毕业后却进入纽约大学学习电影制作,成为李安的校友,就如宋丹丹所说,选择了一条家人从不看好但也只能尊重的道路。

和很多人想象中富二代留学生挥金如土的生活完全不同,赵婷是靠学生贷款支付了纽约大学的学费,为了赚生活费,她当过酒保,洗过盘子;公交司机罢工,为了省钱,她买滑板上学。

所以,当某些媒体写她的父亲身家高达10亿美元时,赵婷很快就否认称:“这是假新闻,我家里没有人是亿万富翁。如果这是真的,我希望他们能支付我的助学贷款或房产抵押。” 

就算不是富豪千金,可宋丹丹的女儿选择进入影视圈,感觉也像是一个星二代随随便便成功的故事,但实际上相反,赵婷的整个电影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为找投资、找资源而精疲力尽。最辛苦的时候,身高170公分的赵婷瘦到只有88斤。

处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原计划拍摄资金100万美元,但最终拍摄全片的预算只有区区10万美元。

可就算在最拮据的时候,赵婷也没有向家里求助。直到很多年之后,宋丹丹看到报道才知道这些事。

宋丹丹非常真实地感慨:真不知道她当时那么缺钱,也不了解她真那样执着和有才,所以,即便当时知道也不一定资助……想说缺钱我资助的时候,她已经不需要了。

在国内影视圈多年来一直风生水起的宋丹丹还曾劝说赵婷,表态她如果想要拍戏,完全可以回国,自己可以支持她,但赵婷却也坚定地认为自己可以,坚决要留在美国。最终,拗不过女儿的宋丹丹,还是无奈同意了。

事实证明,赵婷的选择是对的,她一出道就一鸣惊人,并且不断创造着华人、尤其是华人女性在这一领域的历史。

赵婷曾表示,自己的作品深受李安的影响。李安对她最大的影响,是题材的选择和对不同文化的态度。

而让她能够蜚声国际的似乎也正是这一点。对于大放异彩的《无依之地》,影评人普遍对赵婷以局外人的眼光所看到的美国感到耳目一新。

报道美国电影行业的龙头媒体《综艺》(Variety)的影评人彼得·迪布鲁吉(Peter Debruge)说:“我喜欢她看到的美国,一个地板之下、缝隙之间、好莱坞银幕之外的美国。她个人所发现的,与这个名义上为美国观众服务的行业整体相比,更能反映这个国家。”

迪布鲁吉进一步说,他认为《无依之地》体现了美国的灵魂,而很多时候,这反倒是美国本土导演的视觉盲区。

他说:“这部电影是关于美国文化的,这种文化一直就在我们眼前,却需要一个在外国出生的导演研究和意识到了之后,再被投射回来给我们看。”

迪布鲁吉还认为,虽然赵婷是出生在中国的华人,但她像是拥有一个属于全世界的灵魂,她似乎并不只对某一种文化有过于显著的身份认同。

的确,靠作品说话,用真诚的灵魂和这个世界沟通,现在的赵婷已经荣誉满满、获奖无数。好莱坞也似乎在拥抱赵婷的崛起,她的下一部作品是为漫威影业(Marvel)拍摄的超级英雄电影《永恒族》(Eternals)。

16岁留学,在海外打拼20多年,赵婷的身份不是宋丹丹的女儿,也不是家境显赫的富二代、星二代,她是真的活成了真正的自己。

赵婷选择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也靠着自己的努力在国际影坛大放异彩,素颜简朴的她拥有着用作品打动亿万人心的巨大能量。再次祝贺赵婷!

Share